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铁算盘心水论坛 > 正文

林小婉是主角的小说农园似锦在线阅读

  1. 添加时间:2019-10-09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
  主角叫林小婉的小说农园似锦免费在线阅读,这本书是作者姽婳晴雨写的主要讲述的是:穿成渔村小萝莉,爹爹老实愚孝,娘亲病弱无力,兄姐弟弟年幼。爹重伤濒死时,一家人被狠心的爷奶大伯赶出来,饥寒交迫,家徒四壁……不怕!她有催生植物的五彩神石在手,前世卤味技能在握。看她八岁小萝莉,如何挑战古人味蕾,改良高产作物,成为名扬天下的育种小能手...

  注: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,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,尊重版权~

  被放在炕上的余小草,看着目露慈爱的柳氏,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。时隔十四年,她终于又有娘疼了,虽然这个娘过于柔弱,看着不是很靠谱的样子。

  余航摸了摸小草的头,对柳氏道:“娘,小妹从小体弱多病,这次又遭了这么大的罪尤爷爷说,要给弄点好东西补补。”

  房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宁静,想到婆婆的抠搜,柳氏带着苦涩的神情出了门。小石头凑过来,用冰凉的小手,抚上了她的脸蛋,用稚嫩的童声,在她耳边小小声地道:“姐姐,你好好养伤,明天我给你掏鸟蛋吃”

  余小草收拾好心情,冲这个大脑袋的小萝卜头笑了笑。跟可爱的小家伙说了一会儿话,一阵疲倦袭来,在陷入昏睡的那一刻,耳畔传来院子里柳氏忍气吞声地道:“娘,大夫说小草的身子弱,要补补。她早上就喝了两口稀粥,我想给她炖个鸡蛋羹”

  “吃,吃,吃!再厚的家底,也不够你们几个病秧子折腾的!请大夫、抓药,哪样不要钱?鸡蛋下一个集市的时候,还要拿去换钱呢。罐子里还有些白米,你抓一把熬碗粥对付着吧”

  这一觉,她睡了好久,就连中途的喂粥、灌药,都没能把她惊醒。她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粘稠的黑暗中,拼力挣扎却挣脱不出那种死寂的绝望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她要认命放弃的时候,黑暗中却亮起了一丝光点,一个气急败坏又甜美声音,出现在她的脑中:

  【糟了!怎么误打误撞之下,跟一个弱小人类认主成功了?怎么办?怎么办?要不不管她,她死了主从关系就解除了可是,下一次重见天日,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!】

  该死的灵祖娘娘,居然把它这个伟大的补天神石,封了大半灵力,丢弃到不知道哪个空间的人界,整整等了八百年,才被一个人类女人给捡去。还没等认主呢,就又死翘翘了

  要不是它拼尽残存的神力,把那人类女人的灵魂,带到另一个空间,找到契合的身体重生,估计又要经历一个八百年,它才能现世。

  唉弱一点就弱一点吧,总比让它躺在无尽的黑暗中强。只是她头上的伤看来少不得,又要消耗它残留不多的灵力了

  余小草正为这个会说话的啰嗦光球感到惊奇时,突然感到额头上的伤口一片清凉,不再火辣辣地疼了。周围的黑暗渐渐散去,她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。

  室内点着昏暗的油灯,隐约可以看到瘦弱的柳氏趴在炕边,静寂中她的呼吸清晰可闻。

  余小草想起那个离奇的梦,抬起胳膊,摸了摸额头,果然不疼了。难道刚刚不是在做梦?那个自称补天神石的金色光球真实存在?还治好了她头上的伤?

  余小草被捂在被子里感到一阵燥热,把胳膊从被窝伸出来,却看到自己枯瘦的手腕上,系着一条带着五彩石头的红绳。这不是她平生唯一一次出去旅游,在布达拉宫附近山涧中捡到的小石头吗?

  石头只有玻璃弹珠大小,被溪水冲击得光滑圆润,当时她觉得这块石头五颜六色挺好看,便捡回去让人打个孔,配根红绳子戴在手腕上。后来,她嫌做卤菜的时候碍事,就随手一扔不再管它了。怎么会同她一起穿越重生了呢?

  “草儿,你醒了!你昏睡了整整三天,再不醒,娘就要带你去镇上看大夫了。”趴在炕边的柳氏觉察到动静,抬起头来,看到正在研究彩色石头的她,惊喜地喊出声来。

  余小草定定地看着柳氏,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瘦。秀丽温和的容颜,却清瘦而苍白,帮她盖被子的手,布满了粗糙的茧子,手指上还有几处伤疤。一看,就知道这是双长期劳作的手!

  “娘”柳氏虽然比她前世大不了多少,目光中满满的母爱,却让她心头一热,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。自从十四岁双亲去世后,就再没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过她了。余小草鼻头酸酸的。

  “草儿不哭,伤口疼吗?娘帮你吹吹”柳慕云轻轻在女儿包着纱布的头上吹了两下,又赶紧转过头去,用袖子抹去眼角涌出的泪滴。

  在怀双胞胎的时候,她在洗衣服时不慎落水而早产。小莲还好,体重稍轻却健健康康的长大。只有小草这孩子,刚生下来连奶都不会吃,还三天两头生病,好几次差点撑不过去。

  孩子需要长年吃药,可家里没分家,她爹捕鱼打猎赚回来的钱,全部都要交到婆婆手中。每次向婆婆要买药钱,婆婆总是不情不愿,说上一大堆难听的,还有大嫂在一旁冷嘲热讽地帮腔。

  为了孩子,她都能忍下来。她万万没想到,这次女儿差点死在大嫂的手中,大夫明明说要给孩子补充营养,可婆婆却连一个鸡蛋都不舍得。

  柳慕云看了眼窗外沉沉的夜色,眉梢写满了无奈。她嫁到余家已经十三年了,每天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猫迟,累死累活地承担了家中大多数家务。

  累,她倒不怕,就是无论她怎么做,都得不到婆婆的欢心。时时承受着她挑三拣四的目光,和尖刻的冷言冷语,连带着几个孩子,都不受待见。

  家里其他人也是指不上的。小草因大嫂而受伤,孩子睡了三天,大哥一家连面都不露一下。只有小姑子和GG来屋里看了一眼

  “草儿,饿不饿?你小姑送了个鸡蛋,我用热水帮你焐着呢。”柳慕云帮女儿剥了鸡蛋,看她小口小口地吃下去,满意地笑了笑。

  又道:“乖女儿,你再睡会儿,娘去做饭。睡醒了,有你喜欢的白米粥哦。娘给你熬得浓浓的,配上腌菜,给我们家草儿盛上一大碗!”

  余小草想到陷入昏睡前,娘问这具身体的奶奶要只鸡蛋,都被拒绝,猜到她们家肯定很少吃上白米白面这样的细粮。

  为了这碗白米粥,柳氏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冷言冷语呢,便有些心疼地道:“娘,你们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,别单给我准备了。今天不是已经吃了个鸡蛋了吗?”

  柳慕云推门出去的动作停顿片刻,掩藏好笑容中的无奈,道:“没事,大夫说你这次流了好多血,得补一补你爹知道你受伤,心疼的不行,今早天没亮就约了你赵大伯去打猎,这会儿也该回来了。中午,草儿就能喝上浓浓的野鸡汤,还有你喜欢的鸡腿”

  吱呀一声,门又关上了,屋子里恢复了宁静。余小草支着身子摸了摸头上的伤口,想起了那个梦,便把拴着五彩石的手腕,从被子里伸出来。

  她轻轻晃荡着没什么特别的彩色石头,自言自语地道:“我明明是灵魂穿越,怎么把这块石头也带过来了?刚刚一定是我在做梦,一块破石头,怎么可能是什么神石?”

  【你才破石头,你们全家都破石头!!】突然,一抹光点从五彩石头上晕开,余小草的脑中,出现一个恼羞成怒的童声。她吓了一跳,差点没把手上的石头给甩出去。

  渐渐的,那抹光点,氤氲成了小儿拳头般大小的金色小光球。光球上一对圆碌碌的大眼睛,小小的嘴巴,悠悠地飘在空中。此时小光球正鼓着圆圆的小脸,气呼呼地瞪着小草,那样子还挺萌挺可爱。

  “别生气了,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?你真的是补天神石?你真的有疗伤的功效?我头上的伤口是你治好的?”余小草连声问道。

  傲娇补天石“哼”了一声,道:【本神石是唯一一块由女娲娘娘特别熔炼过的补天石,你说厉害不厉害?不过,我的大半法力,被灵儿那个臭家伙给封住了,要不然怎么会沾了你这个弱小人类的血,稀里糊涂地认主了呢?】

  “法力被人封住了呀!那还吹嘘自己厉害?什么弱小人类不弱小人类的!既然已经认主成功,那就我是你的主人了。我还不高兴呢,一块被封了法力的石头,饿了不能当饭吃,渴了不能当水喝的,有啥用?”

  余小草本以为自己能像小说中那样金手指大开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闻言失望地撇撇嘴。

  小光球化作一只小小炸毛的金色猫儿,一瞬儿冲过来,小爪子差点挠到余小草的脸上,尖声道:

  【谁说我没用?你头上的伤口谁治好的?如果不是我,你脑袋上那么大一窟窿,没有十天半个月,别想起炕!怎么可能力气跟我唧唧歪歪?别看我大部分法力被封住了,我可是经过女娲娘娘淬炼的神石,光我的洗澡水,就能延年益寿、包治百病,还能美容养颜呢!】

  呃洗澡水?余小草眨巴几下眼睛,小光球似乎看出她的疑问,道:【我被女娲娘娘选中之前,是山溪里的一块五彩石。所以喜欢泡在水里洗澡,我在泡澡的时候,身上的灵气散发到水中,有意想不到的功效。你这具身子太弱了,多喝几次我的洗澡水,包你身强体壮百病不生】

  小光球用短短小爪子,拍拍胸膛,一副卖狗皮膏药架势。余小草本来有三分相信的,现在也减到了一分。

  【不信?你居然不信我!哼哼,非得让你这个凡人瞧瞧我的厉害不行!】小光球暴跳如雷,在房子里横冲直撞地飞了几圈,冲着她脑袋上的伤口扑过去,释放出淡金色的光芒,隔着纱布把她的伤口包围其中。

  片刻之后,余小草解开纱布,本来好了三分的伤口,此时已经快能脱痂了,怕换药时没法交代,她就没把干痂弄掉。

  小光球得意冲她哼了一声,不料乐极生悲,法力耗光的它,一头栽下来,消失在那颗五彩的鹅卵石中。

  消散的那一刻,余小草听到小家伙微弱的声音传来:【记得把我泡在水里,有利于灵力的恢复】

  “草儿醒来了?我去看看!今儿猎了只山鸡,赶紧给我宝贝女儿炖上。”院子里传来个男人的声音,算不得好听,听着却很温暖。

  余小草赶忙把头上的纱布重新缠上,前儿还血呼啦的伤口,三天就痊愈了,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?

  刚缠好纱布,门吱嘎一声开了,风调皮地从门缝钻进,和那茎昏黄的灯草嬉戏着。一个高大壮实的身影,出现在余小草的视线中。

  “爹?”余小草恍惚中听到这个便宜爹很能干,很是好奇为啥能干的他,让自己的妻子儿女过得这么惨。

  男人三两步来到炕边,借着昏暗的光线中,依稀看出他的轮廓:黝黑健康的皮肤,浓眉大眼,鼻高嘴阔,很有男人味。

  “爹的宝贝闺女!你可吓死爹了,幸好上天有眼,虚惊了一场。睡了大半天了,饿了吧?一会有你最喜欢的鸡汤!”

  余海仔细看了女儿的脸色,比早上时候好了很多,眉开眼笑地扶着她坐起,背后塞了枕头让她靠着。

  听着他哄孩子般轻柔的语气,余小草嘴角抑制不住地抽了抽。老娘已经二十九岁的人了,还被当三两岁的孩子哄着,太不习惯了有木有。

  余小草轻轻地道:“我已经吃了鸡蛋,还喝了粥。鸡汤给娘和弟弟喝吧。娘身子弱,该补补。弟弟年纪小,今天又吓得不轻”

  余海蒲扇般的大手,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脑袋,小心避开她的伤口,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:“我家小草懂事了,知道心疼娘和弟弟了。放心,都有份儿。剩下的给我们小草煨着,等饿了再喝。”

  余小莲闻言撇着嘴进来了:“爹,别哄我们玩儿了!你这山鸡刚拎进院子,东屋的就盯着了。光黑子哥自己,就能耗去一半鸡肉,等轮到咱们屋,能剩点渣渣就不错了!”

  “别”双胞胎姐姐余小莲偷偷翻了个白眼,“猎物多了,更落不到我们嘴里。您没见付医药钱时奶奶那个心疼劲儿,她肯定会想方设法把损失加倍补回来。”

  “去去去!哪有小孩子这么编排长辈的?”余海并不严厉地斥责了一句,又笑眯眯地对小草道,“放心,爹去灶上看着,鸡汤少了谁的也少不了我们小草的。”

  余小莲冲他背影吐了吐舌头,笑着对妹妹道:“咱爹什么都好,如果再硬气一些更好了。唉!上头有奶奶压着,爹又是个孝顺的,娘性子太软和”

  余小草刚穿过来,还没怎么理清家里的情况,只能听着笑笑。低头看到手腕上的彩石,忙道:“呃小莲,能给我打些水过来吗?血沾到石头上了”

  唉!前世当惯了老大,面对一个八岁的瘦小萝莉,“姐姐”二字还真心难叫出口。

  晨曦悄悄点亮初春的夜空,院子里的鸡开始扯着脖子啼鸣。余小草的双胞胎姐姐余小莲,便轻手轻脚地穿起衣服来。

  白天睡得多了,姐姐刚有动静,余小草就醒了。她揉了揉眼睛,隔着窗纸看到外面天色尚早,蒙眬地说了句: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

  余小莲打着哈欠套上布满补丁的外衣,看了一眼大炕上熟睡的柳氏,压低声音道:“吵醒你了吗?昨天娘睡得晚,我多做点活儿,让娘多休息会儿。天还早,你再睡会儿吧”

  小草望着这个八岁小萝莉瘦小的背影,这个现代还在父母怀中撒娇耍赖的小学生,在这个家庭中,已经顶的上大半个劳力了。

  院子里,奶奶又咋呼开了:“都几点了?还没做饭!家里有人受伤就有理了,可以什么都做了?”

  这人,也是看盘子下菜,瞅准了柳氏软弱,余海又听话,把大的小的都紧紧拿捏在手中。男人们在家的时候好一些,大概是有些顾忌老余头吧。

  听到张氏一大早又扯着嗓子嚎开了,余小草有些不耐地皱了皱眉头。偏心的奶奶,整天挑刺的大伯娘,还有又馋又懒还总是欺负他们的大堂哥前世,她一个人带着弟弟妹妹生活,虽说难了点儿苦了点儿,可也从没这么憋屈过。

  这几天,柳氏除了做沉重的家务,晚上还不合眼地守在女儿的身边。本来瘦弱的身子,熬得只剩下一把骨头,脸色更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眼下是浓浓的青黑。

  余小草赶忙下炕扶住娘亲,让她在炕边坐下,道:“娘,您的身子也不太好,休息一会儿吧。少做一天饭,也饿不着他们!您要是累病了,爹还不得心疼死”

  据观察,余海这个便宜爹,不但宠孩子,还是个疼XF的。只要在家,总是抢柳氏手中的活儿干。可惜,他每天打渔卖鱼捕猎,在家的时候太少了。要不,柳氏的身子不会这么破败。

  “小莲一个人忙不过来,我去看看吧”柳慕云抬脚就要往门外走,却被女儿拉住硬按在炕上。

  “别理奶奶,她更年期综合症!她骂什么,你左耳进右耳出,别往心里去”余小草顿了顿,突然拔高了声音,尖声叫道:“娘,娘!你怎么了!!奶奶快来,我娘晕倒了!!”

  柳慕云坐在炕沿上,愣愣地看着女儿,没反应过来。余小草忙压低声音道:“娘,您累晕了。还不躺下去?”

  小女儿受伤醒来后,人灵巧了,性子也精怪了不少。也不知道跟谁学的。柳暮云点了点她的小脑门,配合地躺下了。

  柳慕云刚闭上眼睛,张氏就推门进来了,嘴里叨叨着:“怎么回事?一家子没一个省心的,小草,你娘怎么昏倒了?”

  “娘为了照顾我,已经整整几天没合眼了。刚刚奶奶喊没人做饭,娘起得急了,一下就栽倒地上人事不省,我好不容易才把她扶到炕上奶奶,请尤大夫来看看吧。我好害怕娘也一睡不醒,呜呜呜”余小草捂着脸假哭。

  张氏皱着眉头,看到瘦得没二两肉的老二XF,心中忍不住嘀咕:这个病病歪歪的老二家的,不会真病了吧?要真累病了,又得花钱!

  她对余小草道:“请什么大夫,你娘是太累了睡过去了,少一惊一乍的。别吵你娘,让她多睡会儿!”

  出门听到老大XF还在指手画脚地说没人做饭,张氏终于忍不住了:“吃,吃,吃!少吃一顿也饿不死你!!看看这个家乱成什么样子,还嫌不够啊!!一大早就吵吵个没完,想早点吃就自己动手,没看小莲正忙着吗?”

  小姑余彩蝶默默地从自己屋里出来,从柴垛抱了一捆柴,就要进厨房生火。张氏哪舍得女儿做饭,便顺手抄了一个笤帚头,朝靠在墙上晒太阳的老大XF胳膊上抽了一家伙:“你个没眼力劲的,还不去做饭!让你十几岁的小姑伺候你啊?”

  余小草听着特无语,感情你女儿是女儿,别人的女儿就不是女儿了?余小莲才八岁,比你女儿小多了,从早忙到晚你看不到,你女儿就抱了一捆柴就心疼了?

  老大XF捂着被打的胳膊,咕咕哝哝地进了厨房,心不甘情不愿地升了火,骂骂咧咧地开始做早饭。

  余小草见娘躺炕上没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,便蹑手蹑脚地出了门,小心地把门带上,拿了盆子帮小莲喂鸡。

  余小莲忙一把抢过去,看了眼她头上的纱布,低声道:“你的伤还没好呢,哪能让你干活?饿了吧?你坐会儿,早餐一会儿就好!”

  这老大XF好多年没沾过灶台了,让她张罗一家人的早饭,还真难为出一身汗来。这时代每天只吃两顿饭,一般是上午十点和下午四点左右。这都快中午十二点了,早饭才端上来。

  喝着带糊味的豆羹,还有干得几乎能噎死人的杂面饼,打渔回来的老大余大山忍不住发火了:“这饭让人怎么吃啊?还有面饼,硬的跟石头似的,还让人吃不?”

  “问问你XF!让她做个饭,从巳时初(早上九点)就进厨房了,折腾了快两个时辰,就弄出这么个玩意儿出来!”张氏掰了一块面饼在嘴巴里努力地嚼着,喝了两口豆羹才硬噎下去。

  余家的豆羹,是用黄豆面粉,掺着少量黍面熬制而成。本就带着一股豆腥味,再熬糊了,那味道很是酸爽。

  “老二XF呢?怎么没来吃饭?”老余头皱了皱眉头,把手中的面饼放下,问了一句。

  “什么?你娘晕倒了??我去看看!”余海饭也不吃了,急匆匆大步朝屋里冲去。增值税率下调、降低社保费率等一系列政策落实落地,白小姐经典波

上一篇:农园似锦免费阅读_农园似锦免费阅读_百度        下一篇:没有了

最近更新
 

关键词4| 香港马会生肖排期表| 神算快报精准五肖| 香港富婆点特玄机图| 香港马会生活幽默图|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| 波肖门尾图库开奖记录| 香港王中王中特网三期| 香港六合现场开码结果| 彩图新报跑跑狗图|